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惺惺相惜

第二百八十六章 惺惺相惜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清纯校花林思琪的淫荡生活猛男大吊大学足球教练王猛《大肉棒健身房》打手枪必备精品文章刑警队长胯下的巨茎家庭幻想【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H文 军队 迷X 强X 刺激文

    摘星楼。

    天色快亮了,可是,从昨夜到现在,却没有一个人能睡着。

    对这里的年轻人们来说,到摘星楼的这几天,过得漫长无比。眼看天亮就是赌斗之期了,可就是从昨夜到现在的这短短几个小时,却让人感觉份外煎熬。

    大家静静地坐在六楼大厅里,一边各自想着心事,一边听着秦风和詹歌互相之间的冷嘲热讽。

    在两个多小时之前,风家大长老风元泰,又一次出现在了摘星楼。

    在大家震惊的目光中,他接走了宿臻峰。

    作为宿家最出色的子弟,宿臻峰和申振康是同一类型的人,同样的高大健壮,同样的国字脸,性格阳光,爱说爱笑,更谁都谈得拢。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可靠的感觉。

    然而,申振康死了,宿臻峰却作为内奸,被风家接走了。

    而后大家才收到消息,原来,宿家袭击了黄家。整个过程跟景家袭击木家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翻版。

    同样是黄家暗营被拔出,同样是其情报网络瘫痪,同样是宿家轻而易举地攻进了黄家主宅。

    不一样的是,这次黄家家主早有警惕,没被袭击。而相反,在得知消息之后,已经死死咬住了想要逃走的宿天鹏,并且,还有其他四位家主一同追了上去。

    现在看来,宿家那位太上长老,恐怕是在劫难逃。

    不过,这个消息并没有让大家有什么好心情。

    就在宿臻峰被接走之后,詹歌和秦风两拨人又吵了起来。

    之前宿臻峰是站在秦风一边,而如今证明是内奸,自然,詹歌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他当即就攻击秦风是内奸头子。而和秦风站在一起的人,都可能是内奸!

    这一下就算捅了马蜂窝了,双方顿时吵得不可开交。

    此刻,詹歌正端着一杯茶,翘着二郎腿,一边喝一边冷笑着奚落道:“秦风,你何必苦苦撑着呢?摆明了你就是风家的奸细。刚才我看你看风元泰的眼神,那叫一个热切……”

    他滋溜地喝了一口茶,咂吧咂吧嘴道:“你恐怕是恨不得当时就跟着人家一道走吧?”

    说着,他啧啧两声道:“你说,要是后面等到你们秦家暴露了,风元泰又忘了来接你,会不会很尴尬?”

    “放屁!”

    “你血口喷人!你才看人家的眼神热切呢!”

    秦风身边,任家的任之于,薛家的薛柏青,还有洪家的洪海娇,胡家的胡世强,都纷纷破口大骂。实在是詹歌阴阳怪气的模样,看着气人。

    而詹歌这边,李家的李子涵,居家的居锐,郑家的郑文斌,休家的休霖等人,也纷纷回骂。

    “看,这是恼羞成怒了。”

    “可不是么?一帮两面三刀的小人。快滚出摘星楼!”

    吵嚷声中,秦风半眯着眼看着詹歌,微微一笑道:“詹兄真是伶牙俐齿,冰雪聪明,这血口喷人无中生有的功夫,真是厉害。”

    詹歌冷哼一声:“过奖了,秦兄蕙质兰心,剔透玲珑。詹某深感不如。”

    两人正斗着嘴,却听一阵脚步声传来。旋即就见几个负责城外打探消息的皇家侍卫上得楼来,各自向燕然,秦家兄妹,温旭骞等人报告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什么?!”

    “黄铁山死了?李文濡和郑先锋竟然是内奸?”

    “詹飞熊和秦正朗被李文濡和郑先锋偷袭,重伤而归?!”

    摘星楼里,一时乱成一团。

    燕然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他咬着牙,死死地瞪着李子涵和郑文斌两人。

    詹歌有些艰难地扭头看去。

    只见刚刚还站在自己身边,骂对方两面三刀小人的李子涵,一张俏丽的脸上,满是羞涩。

    而年龄小一些的郑文斌,则干脆把身子缩在了李子涵的背后。

    詹歌不禁在心头暗叹,自己这双眼睛,还真不是看人的料。这李子涵和郑文斌就潜伏在自己身边,自己居然都没看出来。

    不过,这两个家伙也真他妈是人才。

    李子涵一来这里,就展现得对燕然颇为热络。平常吃饭说话,都围绕在燕然身边,对方随便说一句什么,她都一脸的崇拜眼神。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羞涩笑意。

    可想而知,现在燕然的脸为什么那么黑了。

    虽然燕然摆明车马在追求晴时雨,对李子涵的情愫,并不怎么回应。不过,大家都能看出来,身边有这么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孩仰慕自己,多少让他有些满足感。

    可谁知道李子涵……这也太狠了啊。

    詹歌在心里自叹不如。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燕家皇子啊。”

    “这几天所有人都明显能看出来,跟自己这些区区一个中游小州府的世家子弟在一起,燕然不时都会露出一丝无趣的敷衍神情——人家已经是纡尊降贵了。”

    “你这样让人家怎么下得了台?”

    詹歌现在都不敢去看燕然那张脸。

    而至于郑文斌,也是个厉害的。这小子年龄才不过十六七岁,成天都跟在李子涵身边,像一个小跟屁虫。

    明明是男生,却皮肤光洁,吹弹可破。还动不动就脸红。

    偶尔跟对方争吵两句,也是只要一被人的目光聚集,就赶紧缩回来。一副胆小怕死的内向模样。

    可谁知道,就是这么个家伙,居然也是自己的“同伙”,詹歌想得一时恍兮惚兮,欲仙欲死。

    “你们有什么话好说么?”寂静中,燕然冷冷地问道。

    而另一边,黄家的黄子杰,木家的木天扬,都红着眼睛站了起来,眼看就要扑过来。

    詹歌回过神来,只觉得后背冒汗,暗暗攥紧了拳头。

    他不知道,这个消息风家有没有掌握,而若是风元泰来得晚了的话,那很难说会出现什么后果!

    现在的摘星楼,早已经成了火药桶了!

    幸而,就在这时候,詹歌听到一个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在楼外的空中响起:“他们什么也不必说。”

    众人扭头看去,正是风元泰到了。

    这位一头白发的老人,微笑着一招手,就以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李子涵和郑文斌护住,托了起来。

    在眼看李子涵二人就要飘出窗口,燕然神情狰狞地道:“对了,李子涵,消息里还有一点忘了说……你爹已经死了。”

    李子涵的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在李子涵的注视下,燕然走到秦风和詹歌的身边,搂着两人的肩膀,冷笑着道:“他偷袭詹家和秦家两位家主不成,反倒被两位家主联手所杀。这算不算自寻死路呢?”

    说着,他笑了起来。悠悠道:“没了天境强者的李家,以后恐怕会很难在中游生存吧。子涵,日后回了下游,不妨多给我写写信。有空我也会去你们李家做客……”

    而就在燕然说话间,风元泰已经冷哼一声,御使飞剑,裹着李子涵和郑文斌飞掠而去。

    只剩下燕然含怒的阴冷声音,在摘星楼里回荡着。

    沉默中,燕然铁青着脸回过头来,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对秦风和詹歌道:“詹兄,秦兄,有此证明,你们果然是可靠的。等此间事了,不妨和一道去燕都做客,我介绍些朋友给你们认识!”

    这是公开的赞赏和许诺了。

    以燕家的层次,两个中游小家族的子弟若能融入圈子,那简直是一步登天!一时间,四周众人投向詹歌和秦风的目光,都充满了艳羡。

    两人也是连忙致谢。

    “谢什么,这是你们应得的。到时候,我二哥,乃至我父皇,说不定都会见见你们,另有惊喜。”燕然笑着一摆手,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洒脱。

    他离开时笑着道:“好了,这下你们二位不用再吵了。我耳根也清静一点。”

    在一阵笑声中,燕然自顾自地上了楼。

    剩下詹歌和秦风互视一眼,默契地走到一边的角落里。

    两人面对面,气氛一时有些古怪。刚才还吵得一塌糊涂,此刻却只觉得惺惺相惜。

    都他妈是好演员啊!

    从得到消息的那一刻,两人就知道,对方都是内奸。不然的话,外面大人不可能合作唱这么一出戏。这中间但凡有一个人是信不过的,这戏就有很大概率出岔子。

    事关生死,乃至家族存亡,没有人会冒这样的风险。所以,既然自家大人是风家内奸,那对方必然也是。

    “这么说,咱们是一伙儿的了?”秦风笑道。

    詹歌点了点头,也笑了起来,说道:“这么几天,总算是找到一个同伴了。不过,我真没想到居然是你。”

    “我也是。”秦风笑了起来,“我观察了好久,居然一个都没看出来。李子涵,景纶,宿臻峰和郑文斌,都伪装得不错……你也是。”

    “彼此彼此!”詹歌感慨道,“就是不知道剩下的其他人中间,还有没有咱们的人。”

    “你猜是哪个?”秦风好奇地问道。

    憋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同伴,两人谈兴颇高,大有一种终于可以畅所欲言的畅快感。

    而就在他们正猜测时,却见薛柏青走了过来。

    这位薛家子弟是个花花公子,还算英俊的脸蛋上,总是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此刻过来,一脸好奇地问道:“你们躲在这儿聊什么呢……”

    詹歌和秦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薛柏青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起来,干咳一声,扭头就走:“我过去喝水。”

    “是他么?”詹歌问道。

    秦风冷笑:“肯定不是!”

    詹歌点点头,用冷冰冰地目光看着薛柏青的背影,点头道:“我也这么看。”

    两人对视一眼,大有英雄惜英雄的知己之感。

    秦风忽然想到了什么,揉了揉自己的眼角,问道:“你之前说,我看风元泰的眼神很热切……是真的看到了?”

    “没有,”詹歌嘴角抽了抽,“那是我自己……当时看宿臻峰被接走,我一时有些失神。目光不由得热切了一些。不过自己发现就赶紧遮掩了,后来吵架就泼你身上……”

    秦风哈哈大笑,比了个大拇指:“厉害。我以为我被你发现了呢。说实话,当时我觉得先走了个景纶,又走了个宿臻峰,恐怕这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个了。眼神还真有些热切……”

    说着,他一脸神秘笑容道:“不过,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前,我其实也已经猜到了一点你的身份。”

    “哦?”詹歌有些惊讶,“你怎么看出来的?”

    “就在你刚才说我万www.一暴露,风元泰若是不来接我,会不会很尴尬的时候……”秦风道。

    詹歌一愣,不觉得自己这话有什么问题。

    “原因很简单,你说得太对了,”秦风道,“我他娘的一直有这担心!”

    说着,他冷笑着看着詹歌,面无表情:“不过,我也能确定,只有跟我一样的内奸,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你当时也是以己度人,拿自己想的东西泼我脏水吧……”

    詹歌哑然失笑,赞道:“秦兄果然冰雪聪明……”

    “詹兄也是蕙质兰心……”

    两人哈哈一笑。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他们都发现摘星楼的情形有些不对。

    詹歌扭头看去,只见晴时雨忽然起身走到了靠静香阁一面的窗边,目光幽幽地盯着下方街道。而旋即,二人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一阵喧哗声,以及马嘶声和车轮声。

    詹歌和秦风对视一眼,和其他人一道涌到了窗前。

    而探头看去,只见楼下七八辆满载着工匠和大小木料的马车,停在了静香阁,望月楼,如是院和遇仙楼的门口。

    “他们想做什么?”詹歌低声问道。

    “不知道,”秦风的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容,“不过,从那位风二少爷的作风来看,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詹歌点点头,低声道:“我倒是对跟他见面,有些期待了。这家伙是个妙人。”

    “我也是。”秦风笑着抬头看了看天色:“天快亮了。”

    。

    。

    。

    。终于从一个长达数年的泥潭走出来了,真有种升级的感觉。

    这段剧情之前不该先丢赌斗出来。那其实是一种不克制。推进也慢。不过已经这样了,就努力写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