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军史小说 > 最牛锦衣卫 > 第58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

第583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

推荐阅读: 乱伦小子的房中术与十五个美人性奴公司之淫荡调教《大肉棒健身房》超长篇经典乱伦【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家庭幻想H文 军队 迷X 强X 刺激文淫荡集团(我和后妈母女)【斗破苍穹之淫帝无双】操破苍穹性奴攻略计划

    第58章螳螂捕蝉黄雀在

    苏立言有过推测,他觉得逆党不会硬生生把抢来的东西送出杭州城的,否则的话,三司那边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查不到。苏公子跟逆党打过太多次交道了,逆党如果想把东西送出城,唯一的方法就是将财物伪装成别的东西。

    藏在马车夹层里、棺材板里、瓷器中。总之,放出人手盯紧杭州城所有的大车行、棺材铺以及各种作坊,就不信一点线索都查不出来。

    果然,照着苏瞻的思路,铁手堂暗中查了几日,终于发现了铜门棺材铺大有问题。棺材铺是个很特殊的行当,这个行业经常与死人打交道,所以阴气比较重。为了摆脱阴气,一般都会选在半天打造棺材,尤其是正午时分,棺材会至于骄阳之下晒一段时间。可铜门棺材铺就比较特殊了,白天不怎么忙活,晚上却忙的不亦乐乎,这里边要是没点猫腻,那可就真的见鬼了。

    风自怜观察一了会儿,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你们盯了几天,可看到袁囚忆的人来过?”风自怜也看出棺材铺有问题了,可她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如今浙江的局势太复杂了,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大乱子,自从出了于承恩的事情后,她便变得谨慎多了。

    “应该就是这里的,之前曾经听高凌山的人提起过什么棺材铺,位置就在这一带,我推测应该就是这家铜门棺材铺。静姐,还犹豫什么,我们直接冲进去,不就什么都确定了么?”

    “不,如果不能确保万无一失的话,我们绝对不能盲目的冲进去,这样,你找两个人去敲下棺材铺的门,看看里边的人是什么反应。让我们的人都散开,盯紧所有角落,如果这家棺材铺真的是藏宝处的话,附近一定还藏着其他人。”

    风自怜很了解袁囚忆,此人心思缜密,考虑周全。这些年,真正能让袁囚忆吃亏的,也只有那个多智近妖的苏立言了。连苏立言碰到袁囚忆的时候,都要小心谨慎,铁手堂就更得多加小心了。铁手堂不是锦衣卫,更不是无生老母教,实力太过弱小,注定铁手堂只能暗中行事。而苏立言似乎也不希望铁手堂跟朝廷扯上关系,至少到目前为止,锦衣卫那边还不清楚铁手堂的存在,千户所那边还以为是张大小姐的私人家兵呢。

    苏瞻的心思,风自怜多少也明白一些。立于朝堂之上,身处权力的漩涡之中,总要给自己留一点退路,而铁手堂就是苏立言的退路。只要她风自怜在一天,铁手堂就是苏立言手中的利刃,这一点跟锦衣卫还不一样。锦衣卫是朝廷的,是陛下的,终究不是苏立言的。

    风自怜想着事情的时候,一男一女已经来到了铜门棺材铺门口,当他们敲响门板时,里边的人愣了下神,里边的动静也猛地停了下来。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提着小锤头,眼中满是疑惑,“怎么回事儿?这么晚了,是谁在敲门?大姚,让人都停下来,去看看是什么人?”

    大姚点点头,快步朝前堂走去,此时老者以及院子里的人也紧张不安的握紧了工具。当大姚取下门板后,心里也松了口气。

    “哎,大兄弟,家父最近身子骨越来越差了,尤其是这两天哎”

    大姚面露哀色,伸手拍了拍男子的肩头,“别说了,兄弟,你是想提前为老人家订一口棺材?不知想要什么样的棺材?”

    “松木的吧”

    对面破败的阁楼中,风自怜的目光并没有放在棺材铺,而是扫视着周围的宅院。她发现当棺材铺的门板被敲响后,附近的人家居然有了一丝亮光,不过这丝亮光很快就熄灭了。

    这里果然是无生老母教的地盘,袁囚忆这条老狐狸真够厉害的。她风自怜在杭州城这么多年,居然不知道铜门棺材铺居然是无生老母教的重要据点。

    “通知苏立言,就说目标铜门棺材铺,让我们的人去外围放把火,把动静闹起来,记住了,让生面孔的兄弟去办事,跟无生老母教打过交道的都别露头。”

    风自怜还是很小心的,万一让无生老母教的人看出什么来,那铁手堂可就麻烦了。至少目前为止,苏立言还不想让铁手堂走在明处,她风自怜也不想这样,还是藏在暗处做事更方便。

    三更天,微风起,更夫刚刚走过胡同口,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没一会儿胡同中央冒出一点火光。更夫吓得大惊失色,赶紧敲响了手里的铜锣,“走水啦走水啦”

    最近三司衙门缉捕逆党,街上有很多巡逻队日夜巡逻,听到更夫的叫声,有一支巡逻队赶紧冲了过来,“怎么回事儿,哪里起火啦?”

    “军爷你看,就是那,好像是铜门棺材铺”更夫说着话,伸手一指,巡逻的兵马已经飞奔而去,更夫清楚的看到某位军爷手里还提着一个大水桶。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是早就知道这里要着火,提前连家伙事都准备好了?往常跟大爷一样的军爷,今日居然如此积极的帮助百姓灭火,呵呵,这里边肯定有问题啊,难道这把火是军爷们放的?一想到这里,更夫吓得满头大汗,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二十多名巡逻兵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走水啦,走水啦,兄弟们,帮忙救火啊那里可是棺材铺,大火要是着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

    铜门棺材铺内,老者持着小铁锤,脸色铁青铁青的,外边吵闹声越来越大,可老者愣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走水了?我怎么不知道?那群官兵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自己家有没有着火,我们还不清楚啊?把锤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棺材板上,老者瞪着眼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什么地方着火了?”

    “没着火啊,不知道哪个缺德的把火把扔咱们后院里了,这黑灯瞎火的,远远看上去不就是像着火了么?老舵主,我看啊”

    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后院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那火光把整个院子照的更白天一样。这下子所有人都傻眼了,那说话的汉子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娘的,刚刚我明明把火把浇灭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哪来的这么大火?”

    “老舵主,不好啦有人往咱们后院扔柴火,一捆一捆的柴火把后院茅房都堆满了,上边抹了桐油,他们还放火,这群人”

    老舵主的脸色黑如锅底,还特么有这么贱的人?扔火把也就算了,别人把火把剿灭,这群贱人就直接扔柴火,这是一心要把棺材铺点了啊。到这个时候,要是还看不出有人故意放火,那就成傻子了。再听到外边巡逻兵的叫声,他们就什么都明白了,“抄家伙,吹哨,把这群鹰爪孙宰了另外,给老子查,到底是谁泄露了棺材铺,别让老子查出来,否则,哼哼”

    说话间,外边的巡逻兵已经冲到了棺材铺门口,有几个巡逻兵还提着水桶,大声喊着:“开门啊,我们是来帮忙灭火的,我们是好人”

    神特么好人,你当我们是傻子呢?这火就是你们放的吧。门板落下,大姚领着十几个壮汉持着刀扑了过去,转眼间跟这群救火官兵斗在了一起。官兵们也没犹豫,丢了水桶就开打。棺材铺起火后,周围的院落也相继有了动静,有一处宅院里居然冲出来二十多名壮汉,这些人身着都指挥司士兵衣着,正好凑成了一队巡逻兵。

    “快去帮忙,棺材铺不得有失,要是棺材铺出了事儿,咱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某位男子戴好头盔,提着腰刀往棺材铺冲去。

    此时棺材铺门口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看到有一支巡逻兵冲过来,某人逼退面前的大姚,大声喊道:“兄弟们,快过来帮忙,这群人是逆党,棺材铺里肯定有问题!”

    某男刚说完话,对面领头的队长抽出刀就扑了过来,“我帮你姥姥,砍死你个鹰爪孙,兄弟们,加把劲,把这群人做掉”

    远处的破阁楼内,风自怜急的直挠头,自己派人冒充巡逻兵救火。可是逆党居然也藏了一群冒牌巡逻兵在附近,现在两队冒牌巡逻兵厮杀在一起,这可怎么办?

    旁边的白小盼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晴儿姐,老吴快撑不住了,要不小妹带人上去帮忙,否则,等到真正的巡逻兵赶来,事情就麻烦了。”

    “不行,袁囚忆的人大都认识你,你一露面,咱们铁手堂不就暴露了?巡逻兵?看来只能这么做了,发信号,让老吴往外边撤,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让场面更乱一点!”

    白小盼赶紧让人去传信,老吴也不敢耽搁,带着人就往胡同口跑,果然,跑到外边大街上,就看到迎面走来一队巡逻兵。这队巡逻兵可是整个八经的都指挥司兵马,老吴狼狈不堪的朝对方扬了扬手,“兄弟们,快来帮忙啊,身后有逆党,逆党假扮成咱们的人,咳咳”

    对面赶来查探情况的巡逻兵顿时紧张起来,他们还待问问呢,就看到胡同口又跑出来一群巡逻兵。领头之人居然还举着钢刀,大声吼着:“为了圣教,为了圣王,杀”

    圣教?圣王?果然是逆党啊,口号都不带变得。新来的正牌巡逻兵立刻跟老吴的人联合在一起,可即使如此,依旧不是逆党人马的对手。逆党各个脑子有毛病,厮杀起来不要命,就好像被砍死不是死,而是魂归极乐。

    陆陆续续的,有更多的巡逻兵加入战团,而埋伏在胡同民居的逆党也全都冲到街头帮忙,一时间双方在杭州东大街展开了一场混战。只是,没人发现最先引起争端的老吴等人居然不见了。

    此时老吴带着自己的冒牌巡逻队正在暗处晃悠呢,只要看到巡逻队就冲出去折腾一番。如今整个杭州城的人都知道逆党假扮成巡逻士兵了,为此,于承泽等人大感头疼。

    到底该如何分辨谁才是真巡逻队,谁才是假巡逻队?

    街头上,两只巡逻队碰面,双方拉开十几丈距离,一个个全神戒备,刀剑握在手中,“你们是谁麾下的兵马?”

    “我们是王长河王将军的人,你们呢?”

    “王长河王将军?老子怎么没见过你?说,你们是不是逆党假扮的?”

    “你们才是逆党呢,老子是这个月刚调过来的,你当然不认识了,你们到底让不让路,我们还赶着去东大街剿灭逆党呢!”

    如此一幕屡见不鲜,而始作俑者老吴却躲在角落里看热闹。别说都指挥司了,就连老吴也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明明是找逆党抢东西的,结果却跟都指挥司的人闹腾起来。

    如今都指挥司各部兵马几乎是一边对付逆党,一边还要防备自相残杀,真够累的。

    东大街小胡同,铜门棺材铺大开院门,一名矮小男子大踏步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匆匆忙忙的催促着,“快点快点,把那几具棺材运走,娘的,等到官兵冲进来,想走都走不了了。”

    矮小男子正是刀醉,刀醉本来还觉得东大街还挺安全的,可是没想到安稳没几天,就出了这种事儿。

    刀醉现在满脑袋浆糊,官兵到底在搞什么鬼?既然确定棺材铺有问题,那直接重兵集结不是更好,怎么还玩放火的把戏?

    逆党用车子推着几具棺材往外走,明明是空棺材,可是车子却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仿佛棺材有千斤重一般。刀醉和彭虎殿后,高凌山居前,车队并没有走东大街,而是去了南边的小路。如今东大街全是都指挥司的兵马,还走东大街,那不是自投罗网么?

    来到南边小路,趁着夜色奔走着,拐过一个弯,高凌山猛地停住了脚步,只见面前火光照样,一群人列着紧凑的队列,将路堵得严严实实的。火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人蓝色罩甲,无翅乌纱。高凌山心里咯噔一下,差点没哭出声来。

    锦衣卫,又是锦衣卫,又是苏立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