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我才是主角 > 第七十七章:系统出现
    兵士长退下后,天来国皇帝起驾去了自己的书房。他急急忙忙的取出一卷竹筒,展开后,里面有一张不只是什么兽的兽皮。

    “人皇剑,天下变!”

    皇帝面露惊恐,他毫不怀疑这张兽皮的真实性,这是天来国建国以来代代皇帝亲手相传的密卷,据说是天来国一个走出战天区修炼有成的大人留给天来国的忠告。

    这兽皮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是第十八代了。

    千千虽然感觉自己不认识这些文字,但是却能看懂这些文字的意思,思来想去,千千把理由归结到万能光环上了。毕竟有万能光环在,翻译一个小小的语言算什么难事啊。

    人皇剑,天下变。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让皇帝面露惊恐,恐怕这兽皮来历不明很大呀。

    既然天来国对人皇剑有所记载,那其他国家对人皇剑是不是也有记载呢?闲着也是闲着,千千在天来国的藏书阁里找到了其他国家的地图。

    有紫晶棺在手,千千不用一天时间就在战天区各个国家找到了关于人皇剑和人皇的记载。

    人皇剑!应天地而生,依帝皇气运而活。人皇具有掌控天地间人族的生死存亡,人皇剑一现,人族必将俯首称臣。

    然而人皇剑也并不是那么威风,人皇催动人皇剑只能依靠气运,生命和命运。催动过人皇剑的人皇,寿命会因为温养人皇剑而急剧的缩短。

    千千此刻站在千皇和凰公主的爱巢中,背倚着紫晶棺,面色复杂,据千千观察,恐怕人皇千皇的寿命只剩下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恐怕使用人皇剑的千皇,对自己的情况也有所了解了吧。

    看着两人你情我浓的样子,千千心中一股淡淡的悲伤弥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哭还是该笑。

    这就是爱情吗?

    千千不知道他会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待多久,但是他知道,在这里,他真正的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遇事就会企图萌混过关小可爱了。

    千千在这里呆了整整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各大国并没有因为人皇剑从而听天由命,在最后关头几个大国共同攻打小小的逍遥国。

    逍遥国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在千皇的带领下发了疯似的咬住一个个国家,发了疯似的摧毁一切不公。

    千皇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他要在最后的日子里,带给这世界一个太平!给自己深爱的人一个和平美满。这……或许就是上天派给他的任务吧……

    一年来……四处征战,家里唯有凰公主一人,城头上总有一个人在远眺,在盼望收兵凯旋的号角……不论刮风下雨,只要有时间,她便会站在那最高的地方,在那最接近上天的地方,祈祷……

    以上帝视角看着这一切的千千,灵魂在不断的升华……

    一年内,在千皇的领导下,所有奴隶都站起来了,整个战天区,只有逍遥这一个声音!

    床前。

    千皇苍白的脸再也无法变得红润。病床前,斜插着那把铭刻着逍遥的人皇之剑。

    凰公主温柔的捋顺着千皇的头发,“睡一会吧,一觉醒来,什么都就好了。”

    千皇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咧嘴笑了笑,“我这次闭上眼,可能就再也看不到你的脸了,我想……一直看着你。”

    凰公主两行清泪滑落,哪怕她再傻,她也看出了那把剑的不对劲,可是她没办法阻止他拿起剑……

    “我这一辈子……值了……”

    千皇看着凰公主梨花带雨的脸,呵呵的笑了声:“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你说,自己羡慕那些公主,每天都可以穿好看的衣服,每天可以放肆的玩,不用做任何农活……”

    “那时候,我答应过你,一定让你成为最漂亮的公主……”

    “逍遥国啊……这天下如何,与我千夜何干?我只是一个宠着妹妹的兄长……”

    凰公主抽了抽鼻子,“我不要做公主了……没有你,做公主又有什么意思,并且……从小到大,我都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公主……”

    千千别过头去,擦了擦眼睛,喃喃自语,“外面的风沙好大啊……”

    “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千夜可以扬起头,自豪的说出,我这一辈子,值得了!

    千皇挣扎着站起身,“那时候,你说过,你想要站在在最高的地方看太阳升起……”

    “虽然,没有让你现在世界的最高处,但……我可以陪你,站在战天区最高的地方……看日升……”

    千皇抓起逍遥剑,用尽最后的力量,抱着凰公主,御剑而起!

    众山之巅,两道人影依偎着,在东方静静地望着东方吐露出那一片紫气。日升。

    千皇嘴角扬起一抹笑,艰难道,“以后的万水千山……我不能陪你看了……”

    凰公主点了点头,带着肆意的泪水,嫣然一笑,“那我们……来世再见……”

    千皇愣了一会,而后笑了笑,“我拦不住你……让我们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吧……”

    凰公主抱紧千皇,眼泪打湿了千皇的衣衫,“千哥哥……我不想离开你……”

    “但,但是,你是人皇……你是人族的期望……你还有的路还很遥远……”

    千皇眉头一沉,什么意思?!!为什么这语气像是……

    “不要说话……剩下这些时间我来说……”

    “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成为了哥哥的妹妹,跟千哥哥一起长大。”

    “悄悄地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把千哥哥当成哥哥哦。很小的时候,我就把你当成了……整个世界。”

    “人皇剑有一个血祭之术,只要用血亲的生命,就能发动……可以保住一代人皇……”

    “你怎么……”

    千皇刚想问,凰公主头一偏,吻住了他的唇。

    千千眼睛眯了眯,他一直在观察着凰公主和千皇两人的状况,凰公主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个血祭之术的。甚至凰公主可能连人皇剑都不知道……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有能逃避自己视线东西……恐怕只有一个……

    那就是……把自己带来这个世界的系统!

    系统一直都在?!!!

    那他让我看这些是什么目的……看他的前任主人?这……

    还是说,自己……

    千千脑袋一阵刺痛,就像被针扎一样,刚才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千千捂着脑袋,半蹲下,面前的世界渐渐模糊……

    不!我不要离开这里!

    然而系统的力量并不是千千能反抗的了的……

    眩晕,这一次,千千真的昏迷过去了,待他醒来之时,又能记得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