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今天先败一个亿 > 第2038章 迟迟欲归(5)
    社长被另外两个成员拉开。

    “你们干什么!”社长挣开两人的钳制,美眸一瞪:“造反吗?”

    “社长你冷静点啊!你认识她吗?”

    社长摇摇头,今天第一次见。

    学校这么大,以前没见过也不奇怪,毕竟有的就算一层楼,到毕业的时候,隔壁班的人也不认识啊。

    男生:“对嘛,咱们都不认识她,她为什么要赞助我们?”

    女生也点头:“社长,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有的话那肯定是陷进。”

    社长:“……”

    大家都是学生,能有多大的阴谋啊?

    社长大手一挥:“哎呀,管它呢,反正咱们话剧社也没啥可图,你怕什么!”

    男生/女生:“……”社长说得好有道理。

    他们这话剧社,如今就四个人,还有什么好图的?

    “同学,来来来,我们商量下赞助的事。”社长扭头拿出营业的微笑:“还没请问你的名字?”

    “不重要。”

    “额……”

    -

    话剧社加上社长,一共还有四个成员。

    还有一个今天有事,没有来。

    话剧社的消耗并不高,毕竟他们平时也只是作为自己的爱好在玩儿,又不做别的。

    最大的限度就是参加学校的活动,排个节目,需要服装道具一类的东西。

    初筝给社长的账户里转了一笔钱。

    “同……同学,你是不是多输了几个零?”为什么她数起来有十万呢?

    一千块她都觉得是个天价!!

    刚才她的想法里,最多也不过几百块,顶破天上千。

    哪儿能想到,这数完零,发现是十万块。

    “没有。”只有少输的份,怎么可能多输!

    “……可……可是……”社长直接结巴了。

    十万块对于大人来说,都不是小数目,社长哪里敢要。

    “我有钱。”大佬诚恳脸。

    社长:“同学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你拿这么多……”

    “你们觉得多了,就捐出去。”反正我任务完成了,这笔钱怎么处置都行。

    花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初筝肯定不能拿回来,赶紧溜了。

    她刚打开话剧社大门,外面有人正好想进来。

    两人在门口撞上,门外的人震惊的看着初筝,随后惊叫一声:“杭初筝,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初筝反问:“这是你是的地盘?”

    姜静刚上宿舍楼那边的光荣榜,看初筝就跟看仇人似的。

    “这里当然是我的地盘,你来这里做什么!”

    姜静就是话剧社最后的那一个成员。

    初筝出现在这里,姜静有一种领地被冒犯的感觉,浑身的尖刺都竖了起来。

    “小静,你干什么!”社长慢初筝一步:“你大呼小叫干什么呢!”

    姜静指着初筝:“社长,她……”

    社长抢话一流:“她是咱们话剧社的赞助人,你别这么没礼貌。”

    姜静:“???”

    赞助人?

    她?

    自己和她一个宿舍,能不了解她?平日里节省又抠门,她会拿钱出来赞助话剧社。

    开什么国际玩笑。

    “社长,咱们话剧社还没到需要几十块赞助的时候吧?”姜静冷笑一声。

    社长:“什么几十块,这位同学可不止赞助几十块。”

    姜静:“几百块?那也不多,就这么点钱,社长你不能就丢了骨气啊!”

    社长:“……”

    社长摸出手机,点开那条短信,怼到姜静面前。

    “你自己看。”

    短信上安安静静躺着的一串零,姜静一下还没数清。

    十……万??

    姜静震惊的看向社长。

    “我先走了。”

    “哎,同学,你等等,这些钱真的太多了,我们不能要!”社长赶紧追出去,留下姜静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

    姜静回过神来,立即询问另外两位在场的同学:“那十万真是她给的?”

    “是啊。”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有十万?”她那么抠门的人,哪里来这么多钱?

    从来没听她说过自己的家境,可从她的生活习惯上看,家境应该一般。

    姜静心底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你认识她?”女生好奇的问:“她是哪个级的?”

    “……她和我一个班。”

    女生惊讶:“是你同班同学啊!”

    姜静:“……”

    -

    初筝躲开社长的追击,准备抄小道回教室去。

    哗啦----

    初筝:“……”

    什么声音?

    大白天的不要这么吓人啊!

    哗啦啦----

    灌木丛远处摇晃,像是有什么东西晃动。

    初筝按着手腕,警惕的盯着那边,考虑自己是跑过去,还是往回走。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毫无征兆的从灌木里面跑出来。

    接着是第二个。

    第三个出现的男生顶着一头招摇的酒红色头发,校服被他拿在手里,似乎包着什么东西。

    三个人从灌木里窜出来,估计也没料到外面站着一个人,和她正面对上。

    前头两个男生明显慌了下。

    酒红色头发的男生跑过来,跑动间刘海散开,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

    男生模样端正精致,肤色比另外两个人白了不少,狭长的眉毛下,一双漆黑如墨的瞳眸,倒映着小道的光影,犹如斑驳在那墨迹里的微光。

    离得近了,初筝才发现他那头酒红色的头发并不是全染的。

    而是挑染了一些,可能是发质柔软,他稍微动一下,藏在下面的酒红色就会钻出来。

    初筝:“……”有点想摸,想摸……

    “走。”男生拽着一个人,从初筝身边跑过去。

    在错过她的时候,男生抬眸了她一眼,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就好像是看一个路人。

    夕阳的余晖从树冠斑驳落下,撒在地面,星星点点。

    两人极快的错开,微风轻起,男生踩着斑驳的碎影跑远,最后彻底安静下来。

    初筝收回实现,碾了碾指尖,往教室的方向走。

    晚自习还没下课,初筝就听见有人说学校丢了十万块钱。

    “谁偷的?”

    “那谁知道啊……学校的钱也敢偷,胆子可真大啊。”

    “我看八成是华海那些人干的。”

    “钱不就是在新教学楼那边丢的。”

    “以前可没出过这种事。”

    “华海的那些人来了之后,不是这里出事,就是那里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