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转世帝尊三金二亿 > 第88章 逃离
    邢暮歌掐指一算,心道:“时间差不多了。”

    接着,邢暮歌对云且朗声道:“云掌门,时机已到!”

    殷天正与魏炘听这话同时看向云且,而云且,直接撤走了支撑烧云罩的力量,并且与风扈一起向殷天正和魏炘出手。

    “云且,你!”

    殷天正和魏炘几乎是同时怒问到。

    然后,殷天正一人上前挡住了云且与风扈并对身后的魏炘开口:“你维持烧云罩!”

    “嗯!”

    魏炘开始端坐下来,全力维持烧云罩,而殷天正一人剑气护身,以一敌二。

    一旁的邢暮歌见此,其掌心缓缓浮现出一个繁冗的微型阵盘。

    “吞灵领域,让我看看你的威力吧!”

    邢暮歌轻喝一声,接着将手里的阵盘向头顶扔去。

    阵盘穿过土层,浮到了恶人谷上空并开始向下投射出猩红的光芒,这些光笼罩住了恶人谷前整个战场的尸体。

    那些尸体本来就在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干枯,此刻,那些尸体干枯的速度又快了好几倍。

    很快,血流成河的战场上凝起了一层薄薄的血痂,而尸体已经一具都不见了。

    恶人谷内,邢暮歌身边的人突然都倒地不起,那些妖兽也瘫在地上不能动弹,接着,邢暮歌身边的人与妖兽都渐渐化作了飞灰。

    现在,除了烧云罩内的人,恶人谷只剩下了邢暮歌一个活人!天渊九怪遭伏阻,气运战幕腾高,潮。

    天色暗淡,即使现在时至正午。

    这暗淡的天色亦如四方联军暗淡的人心。

    身陷敌方陷阱,而四位首脑竟然有两位突然叛变,这对于四方联军的将士来说是种沉痛的打击,以至于葬花古教与正心盟的弟子们都不由的放下了兵戈,显得有些迷茫。

    看着身后交手的首脑,四方联军的长老们不像弟子们一样迷茫,而是出手准备帮助殷天正,可三方势力的长老们合力竟抵不过葬花古教一教的长老。

    “殷庄主,此次恶人谷之战已经全灭恶人谷,虽然气运少了些,可结果还是好的,不如就此收手如何?”

    云且与风扈合力对付殷天正,显得有些轻松,此刻出言问到。

    殷天正没有答话,脸上神色阴晴不定,他也感受出来了云且与风扈跟自己交手没有动真格的打算,而烧云罩外的邢暮歌也没有对烧云罩动手,这样拖着让殷天正心中很是不安。

    “气断山河!”

    殷天正手里突然多出一把素剑,瞬间斩出了一击威力不小的杀招。

    这一击杀招显然是云且没有想到的,他以为殷天正会跟自己自己先耗着,等到摸清了现场情况时再出手,未想到殷天正那稳妥的性子在此时竟显得有些急躁了起来。

    这突然的一招,云且没有办法防御,可他也不想受伤,于是身边的风扈直接挡在了他面前。

    犀利的剑气直接斩到了风扈脸上的青铜面具并穿透面具斩在了风扈脸上。

    “咣!”

    风扈捂住面孔,他那青铜面具已经被斩裂落在了地上,而他手下,那神秘的面孔正散发着澎湃的光芒。

    四方联军许多人都看向这里,他们也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风扈的真面目。

    只见风扈缓缓将捂在脸上的右手拿下,露出了自己的真容。

    那张脸上,有一道可怖的裂口从额角绵延至右侧下巴,这道裂口正是殷天正刚刚留下的。

    不过奇怪的是,风扈脸上的裂口并没有淌出鲜血,而是散发着刺目的白光。

    而在场的诸人已经不去注意风扈的伤口了,他们更惊异的是风扈的面容。

    风扈的那张脸竟然与云且一模一样!云且面对着诸人惊讶的表情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对着殷天正沉声道:“好厉害的气断山河啊!”

    话毕,只见风扈脸上的裂口突然向脖子蔓延,接着风扈全身都布满了裂纹,最后轰然消散,化成一朵朵晶莹的花瓣飘落到了泥尘当中。

    云且看着自己消散的分身,脸色不禁有些阴沉。

    “云且,你可知道此次气运之争不是为宗门一己之利,而是为了剑域苍生!”

    殷天正喝问云且,并且周身的气势越发强盛起来。

    “我知道!可大世降临,你我不过是水中浮萍,何言为苍生!并且今日就算我不出手,这气运你依旧敛不住,这是大势所趋,这是天地抉择!”

    云且愤声喊道,同时他身后展开一幅宏大的画卷,那画卷中百花齐放却又杀气纵横。

    殷天正一招灭杀云且的分身风扈,这让云且心中有些微怒,所以现在稍稍动了真格。

    烧云罩外面的刑暮歌静静站在外面看着殷天正与云且过招,她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悲。

    而她身后正贴附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阵盘,那阵盘与刚才抛出去的吞灵领域阵盘十分相似,不过却小了一号。

    小型阵盘上有微弱的灵力运转,不过殷天正等人却察觉不到。

    外界,那个大型阵盘这时已经正扣在了镇妖剑剑柄上,血红的光芒完全笼罩镇妖剑,似乎在汲取着什么。

    ……枯骨老人与一柄三尺青峰正于恶人谷上空交战着,他指向镇妖剑道:“你本体的气运正在消散,如此一来,你的蜕变可能会被打断的,你还要在此与老夫纠缠?”

    “吾非镇妖剑,即使气运皆散又如何!”

    三尺青锋中有声音传来,令枯骨老人心头一惊道:“你是上面的人?”

    “非也,吾即是吾,非你所想。”

    “既然如此,那老夫便在这里于你继续耗吧。”

    话毕,枯骨老人转攻为守,而三尺青锋亦不再进攻,一人一剑就这般在空里僵持着。

    不远处,赤蛟与祖安六人此时却陷入了苦战。

    冥火公子的烈焰焚烧到天际,并在周身疯狂涌动,赤蛟与祖安六人一直是身陷火海中在战斗。

    “你等现在退去,本公子还可饶你等姓名,否则休怪本公子无情!”

    冥火公子最后一个字咬的极重,顺便又从赤蛟身上扯下了一片龙鳞。

    “吭!”

    赤蛟一声嘶吼,又一次开始布云降雨,可跟前几次一样,每当天穹有乌云开始凝聚,冥火公子的火焰巨人便会直接将其一掌拍散。

    祖安六人见此情况纷纷摇了摇头道:“住持说得对,我等万万不可参战。”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施展最后一招吧。”

    祖守在祖安身边轻语。

    “嗯。”

    其余五人闻祖守的话轻轻点头,随后祖安大喝:“赤蛟,你功德已满,飞升龙界吧!”

    “吭!”

    赤蛟回应祖安六人的只有一声高亢的龙啸,随后继续向冥火公子冲去,这一声已经代表了它的态度。

    祖安六人见此对视一眼,随后摇头苦笑,他们也都明白了赤蛟的决心,不过他们还是得要将赤蛟送走。

    接着,六具丈六金身拔地而起,冲上云霄,六张巨掌发出强大引力将赤蛟摄了过来。

    “去吧,不用管我等,我等逢劫不该牵扯于你。”

    祖安的那具丈六金身轻声呢喃到,随后便见六具金身将澎湃的佛力灌注到赤蛟身上。

    赤蛟被佛力钳制的动弹不得,只能在原地等待龙界的牵引。

    冥火公子对此竟没有阻止而是在一边静静凝视,他身上的火焰也开始渐渐平息。

    不多时,赤蛟身后渐渐出现一个黑洞,那口黑洞散出强大的引力开始吸引赤蛟,不过冥火公子这时突然喝道:“速速关闭龙界入口!”

    说着,一只火焰巨手从天而降,将赤蛟与祖安六人拍的坠到了地上。

    没了祖安六人的帮助,那张龙界入口的黑洞这时缓缓开始闭合,冥火公子死死盯住那将要闭合的黑洞,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吼!”

    就在那黑洞即将闭合的最后一瞬间,一张巨口从中探出,那张口无眼无鼻无耳,只有一嘴狰狞的獠牙。

    冥火公子见此,就是一掌拍去,那巨口直接被打回了黑洞另一侧,而黑洞在此刻也终于完全关闭。

    祖安见到此景叹了一声随后道:“住持说的抉择时分到了。”

    其余五人听到祖安的话,深色也渐渐涌现出绝然。

    “你们要干什么?”

    赤蛟发现祖安六人的气息逐渐强大了起来,甚至超越了与冥火公子搏斗时的巅峰。

    “吾等沉罪,自丧见欲,丧听欲,丧香欲,丧味欲,丧触欲,丧意欲,为此丧功德,丧禅佛,为天龙铸金身!”

    祖安六人齐声呢喃,赤蛟的全身此刻竟升起浓郁的金光,它赤红的身躯渐渐化作金黄。

    而天穹之上,一只金色巨掌缓缓凝聚,同时,洪亮的声音自苍穹传下。

    “天龙伏此,从我降龙!”

    祖安见此对赤蛟道:“去吧,成为降龙尊者的肩上天龙。”

    赤蛟不再说话,它猛然摆动龙躯,向天穹的巨掌冲去,它知道祖安等人为自己已经丢掉了这些年修到的佛力,自己若再不化龙,那便是太愧对祖安等人了。

    金龙冲天,一头扎入天穹的巨掌当中,随后,巨掌与金龙一起在恶人谷的上空消失。

    “你们发挥最后的余热吧,祝我冥火成明火。”

    冥火公子渐渐从空里下来,走至祖安六人中心,随后盘坐而下。

    佛家清明因果,所以冥火公子知道自己刚才帮助赤蛟一次,祖安等人必定会帮自己。

    祖安等人也明白今日若不帮冥火公子,那日后南守寺就算欠冥火公子一段因果,所以六人已经准备开始献祭自己的性命。

    祖安等人拼命的同时,百里外的张侩这时也在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