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转世帝尊三金二亿 > 第37章 最强的力量
    “哼!殷庄主今日必有要事缠身,算你走运!”

    没了南宫邑的威压,云且说话也大胆了起来。

    “你是觉得我不敢动你吗!”

    南宫邑说着,那股恐怖的气势又开始缓缓凝聚。

    云且见此赶忙哼了一声,然后挥挥袖子溜走了。

    这云且一走,其余的弟子都放松了下来,不过却有一人的心突然绷到最紧,没错,就是刘天佑,那张不能摆表情的脸上此刻给人的感觉就是,心里恐惧到了极点。

    爨一这时从屋里缓缓走了出来,看见南宫邑提着刘天佑的领口将其向房间里拎去,于是直接忽略了刘天佑求救的目光,而是轻轻摇着头叹道:“做人不能太顽皮,不然就会变瓜皮,你说对吧,陈兄,陈兄?”

    爨一扭头一看,在原地的楚风早已不见踪影,留下爨一摸了摸后脑勺疑问道:“咦?人去哪儿了?百宗会集合的地方是一处小广场,周围有假山,有灌木,景色也不错,毕竟是一大群正派人士集会的地方,格调总该有些的,不然就显得太寒碜了。

    可就是因为用了太多的杂物来装饰场地,所以会有很大的机会让一些人藏匿在这些杂物里,这般一想,百花宗的那个老祖说不定就是被行刺了。

    “看来事情另有蹊跷啊。”

    楚风观察着周围的情景思付着。

    百花宗老祖的尸体还在这里,不曾被人挪走,云且那些人都忙着去找南宫邑算账了,只有林金花身边伺候的一对金童玉女在守着林金花的尸体。

    “你们老祖可有什么疾病缠身?”

    楚风问那对金童玉女。

    那个童子这时开口,声音很是温和,对楚风这位铸剑山庄的弟子竟无半分敌意。

    “婆婆体质甚好,平日里实力与掌门相差无几,而且刚才南宫长老对婆婆的威压不是很厉害,那南宫长老把威压散掉的时候,婆婆还小声骂了两句。”

    “你们怎么不给云掌门说?”

    楚风问。

    “云掌门是婆婆教大的,脾气很火,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不会听我的话,而且婆婆没有真死,掌门就是看南宫长老不顺眼,再说掌门也打不过南宫长老,这位小哥你就去歇着吧。”

    那个童子大不咧咧的说道。

    听完这童子的话,楚风心里惊讶至极,那个老祖尸体都在这了竟然没死!楚风没有问更多,因为楚风知道估计问了这对儿金童玉玉也不会说,于是又道:“我可以看一下你们婆婆的尸体吗?”

    “随便你。”

    楚风准备自己寻找答案,于是将百花宗老祖的尸体检验了一番,这一检检验,顿时明白了其死因。

    “释天。”

    楚风召唤出释天,交代了一番,这时听见了云且等人的抱怨声,于是楚风赶忙退走。

    果然,楚风前脚刚翻墙走,云且等一众掌门变回来了。

    “哼!那南宫老贼欺人太甚,要是逼得急了大不了跟他打一架,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云且愤愤的说到。

    其余掌门一听这话顿时唏嘘不已,心里念叨着:“就你嘴上行,可刚才见着人家,连话差点都说不出了。”

    不过这些掌门也都只是心里这般说,嘴上还是不停的奉承道:“是啊,是啊,百花宗的葬花决一定能轻松打败南宫邑。”

    诸掌门就这般显着阿谀姿态,毕竟眼下看来这云且是将来正心盟盟主的事已是板上钉钉,现在奉承到了,等将来恶人谷讨伐完,资源分配说不定能多分点。

    “那诸位今日就先回去休息吧,我先将老祖的后事料理好。”

    云且开始将一众掌门送走。

    将一众掌门送走了,云且的脸色一下就暗了起来,此刻的他那里还有刚才的傻样。

    云且沉声道:“两位小祖,此件事了,我便要辞去掌门一职了。”

    林金花身边的那个童子这时开口:“怎么?不喜欢装傻?”

    “不是,大时代来临,我不想做大潮里的一个浪花,我想将我的名字印在这个时代!”

    云且说到,他眼中彩芒闪烁,似有无尽花海荡漾,此刻他的气势比起南宫邑只强不弱!“唉!葬花决在你手里已经超越先辈了,你就不能为了宗门而留下吗?”

    另一个女童这时开口。

    “有两位小祖在,宗门我放心,以后让葬花古教的再次成为我们宗门的名字就靠两位小祖了。”

    云且向那对儿金童一女一拜。

    “还有,老祖这具分身的尸体,两位小祖帮忙料理了吧。”

    云且说完周身有些许花瓣飘过,他人已消失不见。

    “哼!靠我们靠我们,我们要是靠得住也不会被别人从老头子打成小孩儿了。”

    那个童子撇嘴说到。

    “行了行了,把尸体搬到地下去。”

    ……楚风此时已经回到了铸剑山庄弟子所在的别院,刚进院子就看见刘天佑被吊在南宫邑的房门口,此刻正背对着自己。

    “老幺,怎么被吊起来了?”

    楚风走过去笑着问。

    刘天佑没有回答楚风,待楚风走进了看见刘天佑的正脸时憋不住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老幺,你,你怎么胖了这么多,而且脸上的王八跟猪头是怎么回事?”

    原来,刘天佑此刻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脸上也被各种动物图案布满了。

    楚风看了一会儿就不理刘天佑了,向南宫邑屋子里走去,一进去,南宫邑立马道:“出去,我这里没什么你想知道的了,就算有我也不会说。”

    “瞧把您吓的,这次来不问你事情。”

    楚风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屁快放。”

    南宫邑很不客气。

    “长老你就没想去查查凶手什么的。”

    “不去,云且那小子会查的,而且林金花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她说不定还在哪而儿扎着小人咒我呢。”

    楚风听这话,不禁对南宫邑又佩服了起来,觉得这老头子啥都知道。

    又是一番畅谈,楚风了解到曾经的云且可是聪慧过人,天赋异禀,有极大的野心,可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傻起来了。

    还了解到了百花宗的历史,曾经百花宗不叫百花宗,而是叫葬花古教,这葬花古教不是剑域的势力,而是在整个东大陆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不过似乎得罪了人,最后被人欺负的只能到这偏僻剑域来避难。

    曾经的葬花古教化名为百花宗,隐忍成了个二流宗门。

    他们已经在剑域隐忍了近千年,对于一个二流宗门来说,近千年的的存在历史有些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如此。

    若是没有细心人,甚至都没人知道这个百花宗竟然有近千年历史,这个宗门似乎要无限隐忍下去,不过在这一代,出现了一个云且。

    按照殷天正的话说,这个云且花三成力就能让百花宗恢复成以前的葬花古教,现在看起来这么傻虽然很反常却也符合百花宗隐忍的性格。

    “现在这么怂,说不定是为了坑其余的那些二流宗门了。”

    南宫邑说到。

    “按照你的说法,云且碾压那些宗门可轻而易举,何必这么大费周折。”

    楚风不解。

    “你忘了百花宗怎么沦落到现在的,估计暗中也有人盯着,所以他们不敢太张扬,而且这百宗会主要是准备成立一个联盟叫正心盟,云且要是傻傻的,其余的宗主掌门肯定乐意让这个实力挺强脑子挺笨的人做个傀儡盟主。”

    南宫邑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到。

    “然后,云且就可以暗中将打恶人谷获得的资源全吞掉,帮助自己宗门崛起?”

    楚风接到。

    “对,恶人谷可是个大宝藏啊,不过焚天圣教怕沾因果所以不参与,小宗门屁事不懂瞎参与,这次的明眼人估计只有咱们铸剑山庄跟百花宗了。”

    “什么因果?”

    楚风问。

    “这个说了你也不懂,将来你就知道了。”

    “行吧。”

    楚风说完便准备走了,不过刚一出门就又回来了。

    “忘了给你说,那个林金花的尸体显示是中毒而死的。”

    “什么!”

    南宫邑皱眉,接着又道:“坏了!”

    说完赶紧冲出房间,到了另一间屋子里,那间屋子是被封印过的,里面关着邢暮歌和黎克,此时南宫邑进去一看,屋子里哪还有半点人影。

    不过桌子上却有一张纸条,上面写到:“今日擒我少谷主一次,他日奉送剑令一枚!”

    “哼!”

    南宫邑很是生气,一掌拍到桌子上,然后向外走去,他前脚才走,楚风便看见桌子上的纸渐渐化作飞灰,桌子也是如此,待到桌子消失了,发现桌子下面一块地板裂开沉落了下去。

    而地板下方,一个一人多宽的深洞出现在了面前,楚风不禁道:“好家伙,恶人谷的耗子真是厉害,能钻出这么大的洞。”

    “长老,我们怎么不进洞去窥探一番。”

    楚风道南宫邑跟前问到。

    “那是恶人谷的胡悲容,打洞本领一绝,要是我们下去了,一大堆机关陷阱在等着我们呢。”

    “原来如此。”

    楚风离开了南宫邑的房间,回去开始修炼,这些天日日奔波,领悟了许多,现在修炼定会事半功倍。

    一日后,楚风体内的道是突然开口道:“你现在闲着吧?”

    “我在修炼啊,怎么了?”

    “我看你有点闲,而且这样修炼对心性用处少,对修为用处也鸡肋,自古以来,很少有枯坐修炼而成大事的。”

    “你想让我去干什么?”

    楚风问。

    “我感觉到了在这里不远处有个好宝贝,要不要去瞧瞧?”

    “走!”

    楚风起身,出去给南宫邑打了个招呼,还准备叫爨一的,可爨一门上贴这张纸表示在闭关,不宜打扰,于是楚风就独自向后山走去。

    “那宝贝是啥啊?”

    楚风疑惑。

    “那玩意要是拿到了,以后你的命可硬得很啊。”

    楚风听着话不禁来了兴趣,可突然看到前方有疯狂的灵力波动,令楚风很是心惊。

    “道是,你觉得我扛得住前方的东西?”

    楚风站在原地不肯向前。

    “呃,一定是扛不住的,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高手,不过你去看看吧,说不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

    楚风无奈,于是挪步准备去看看,躲在一处隐秘的草林,楚风隐住自己的灵力,悄悄前行,当楚风看到眼前正盘坐的两人时,不信喜悦了一下。

    “这人,我认识!”

    楚风低声说到。

    可这一声却立马惊动了眼前打斗的两人。

    “什么人!”

    一道银色剑光,似实似虚如梦如幻,卷无上威力;

    刀光,厚重恐怖欲斩苍穹,携裂天之势,瞬间向楚风斩来!这一刻,楚风感觉死亡已经贴近了自己的面庞,就要让他殒灭!楚风本能的没有反抗,因为在这两重攻击面前,自己若蝼蚁抵抗天灾,这两重攻击是楚风目前见过最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