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转世帝尊三金二亿 > 第26章 计划
    不久,浓郁的血腥味让水底的鱼不安稳了,在紧张的氛围里一个扁长的大脑袋突然冲出水面,两只前爪趴在广场边缘,一张巨口张开向广场上那堆残肢大餐探去,这原来是一只鳄鱼。

    “百花齐落!”

    董冰低喝一声,只见阵法里的人周身竟都有一朵不同的花朵绽放,接着五十多种花朵一起炸开,迸发出炫目的光彩,无数花瓣齐飞凝聚,最后猛然攻向眼前的鳄鱼。

    “吼!”

    那只鳄鱼很自大的张开口想要吞掉这记杀招,不过刚吞下去便开始在水里拼命翻滚,没滚多久便一头倒在广场边,嘴里还有不少内脏在慢慢涌出。

    “成功了?”

    “对!”

    “太好咯!”

    ……诸人狠狠松了口气,然后坐在地上庆幸着,不过这时台上的黑袍人们却笑了起来,那种笑容让场上的诸人都心慌了起来。

    “看!”

    有人突然喊了一声。

    只见水面上这时一只只鳄鱼脑袋慢慢浮出,甚至有几只比已经被诸人杀了的那只还大。

    见此无数人彻底绝望了起来,许多人低头喃喃道:“这下完了,我的灵力刚才那下都耗完了。”

    在座的黑炮人此刻笑的更是放开,似在嘲笑这蝼蚁们的心中那无聊的希望。

    恶人谷的天空依旧昏暗,似在映照诸人的内心。

    而此刻广场外围一只只鳄鱼正围着诸人,令诸人束手无策。

    “就不该相信你,现在灵力耗完了,怎么办,其余的那些凡人还能干什么啊!”

    已经有人开始抱怨着董冰。

    董冰不理会周围人的抱怨默默的走到楚风跟前道:“刚才你站在阵法里却没出力对吧?”

    “是又怎样?”

    楚风斜眼看着董冰,以为她有敌意。

    “我希望你能帮大家过了这关。”

    “大家?确定不是帮你?而且我这种没有侠骨柔肠的人哪里有那个能力?”

    楚风观察这水里的鳄鱼,看都不看董冰一眼。

    “我承认我的丫鬟之前无礼了,可你也不能一直这么没有气量啊,这么多人的性命,你忍心吗?”

    “当然忍心啊,还有,我不想听你说话了,太烦,滚吧。”

    “你,哼!”

    董冰被楚风气结,跺了下脚离开了。

    自始至终楚风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喂,陈兄,你真要这样树敌?”

    爨一校小声问着楚风。

    “没事,这不算树敌,无论谁都明白现在靠一人之力根本没用,而且你忘了之前开始时那个邢少主说过,能活下来的不到初始人数的十分之一,你看现在还有多少?”

    “那,那就是大概只有三十多人能活,现在还得一百多人要死啊。”

    爨一咂舌到。

    “没错,可能更少,所以这关可能还有蹊跷,所以静观其变吧。”

    说完,楚风与爨一便站在一旁观察着,等待水里鳄鱼的下一步行动。

    似乎是试探,有一只鳄鱼拽着刚才那只被诸人杀死的鳄鱼进入了水里,不一会儿,一张硕大的鳄鱼皮漂到了水面。

    愈多的血混入水里,广场外围的水颜色也愈来愈鲜红,可这时,场上的诸人竟开始活跃了起来,水里的鳄鱼也开始将更多的身躯露出水面,局势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陈兄,你发现没,大家好像都有点不对劲啊,而且,我怎么感觉想打架呢?”

    爨一这时说到。

    楚风听了突然想到刚才的虎肉,那个戴白面具的男子说往年都会烤虎肉,原来是在虎肉里面加东西了!“你的火不是可以除毒吗?”

    楚风喝到。

    “可,可现在好像没中毒,中的应该是一种类似媚药的东西,而且力道也不是很大,好像只是让诸人兴奋起来的。”

    此刻爨一的脸色已经有些微红。

    楚风再一看其余人,不管男女,此刻竟都有些想去跟水里的鳄鱼拼一下的冲动。

    “这样下去第二关根本不可能破啊,莫不是根本就没想过让场上的人活下来?”

    楚风不解。

    “杀啊!”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结果很多人都开始向水边狂奔,甚至跳下水去与鳄鱼搏斗,结果不一会儿那些人便死光了,而那些鳄鱼开始更大胆地向广场上进发了。

    本来只有一两只趴在岸边,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鳄鱼已经爬上了广场,这些鳄鱼,每一只都有先前巨虎的两倍多长。

    有人见鳄鱼上岸便以为水里的鳄鱼都上岸了,于是向水里奔去,不过第一个下去的人很快又从水里探出了头,而且拼命向岸上游来,未到岸边便见一张大口在他背后张开将他吞没。

    如此一来,诸人似乎只能在广场上逃窜,直到力竭,然后迎来被吃掉的命运。

    “你灵力还有多少?”

    楚风这时向爨一问到。

    “我还有好多好多,怎么你想让我用火烧他们?那不可能,估计还没烧死咱两就先被吃了。”

    爨一摇了摇头。

    “不是,你先跟我下水。”

    “下水!你疯了?”

    爨一大呼小叫着。

    “你信我吗?”

    “我。”

    爨一一脸苦涩的望向楚风坚定的双眼,最后满脸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走!”

    楚风拉起爨一直接向水边奔去,一头钻进了水就没出来,而在他们刚钻进去的地方,一张大口猛然冲出水面然后闭合,场上的诸人见此纷纷摇了摇头。

    留在场上的人,没有修为的开始四下逃窜,而有修为的已经结队开始进攻了,不过他们的攻击太弱,各式各样的招法落在鳄鱼身上似乎不痛不痒一般,并未对鳄鱼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此刻在水底,楚风与爨一确实被一只鳄鱼吞到了腹里,不过入嘴的时候,爨一疯狂的用火焰裹着两人。

    于是吞他两的鳄鱼没有再嚼几下,而是猛灌了口水吞下去了。

    鳄鱼的胃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宽敞,不过却不妨碍楚风做接下来的事。

    “爨一,现在将你的灵力向我体内全力灌注,我不说停你不要停。”

    在狭小的空间里,楚风与爨一被鳄鱼的胃壁狠狠挤压着。

    “好。”

    爨一应了一声便开始了。

    随白千屠修行,楚风怎么可能没有学到挣脱禁锢的方法呢,这一招解灵禁据说是从自己仇恨的宗门天禁宗里流传出来的,当世人很少会用,不过此法却很是生猛,用外界强横的灵力沟通自身灵力,然后破除封禁。

    “破!”

    楚风施展解灵禁,很快便重新感觉到体内灵力的流动,于是楚风开口道:“爨一,好了。”

    “知道了,那陈兄你就不要吸我了。”

    爨一回应。

    “没有啊,你可以自己松手的。”

    “什么,陈兄,我别开玩笑啊,我快被榨干了。”

    爨一失声说到。

    楚风也一脸茫然,他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按照自己修行的功法以周天形式游走着,这就是平时修炼时的样子啊,不过此刻运转的速度有些惊人,而且还在进行着一些自己以前没进行过的运转轨迹。

    “嘭!”

    楚风周身散出一股气浪,他突破了!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到引灵九重了。

    “陈兄,你竟然,你竟然利用我!”

    爨一虚弱的语气让楚风心里有些内疚。

    终于,楚风的身体不再吸收爨一的灵力了,楚风送了口气,不过此刻的爨一却虚弱的很。

    “爨兄,以后你就是楚风的朋友了。”

    楚风说到,他觉得眼前之人本心不坏,成为朋友未尝不可。

    “啊,有你这句话,就算再被榨点也值了。”

    爨一半死不活的说到。

    楚风又赶忙给爨一输送灵力,并问:“爨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来接近我?你怎么确定你师父说到善缘在我这里。”

    “哈哈哈……”

    爨一有了灵力瞬间精神了起来,大笑一声道:“因为我是修拙道的,拙道即天道,我看见的有些东西他人看不见。”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将来必成大器哟。”

    爨一贱兮兮的说到。

    楚风翻了个白眼:“我小时候听老人说,狗能看见一些人看不到的东西。”

    “陈兄,这么说过分了啊,总之我靠近你绝对不是想害你,否则天打五雷轰,用我师父起誓。”

    “哈哈哈哈,不用你发誓我也相信。”

    楚风说完开始运转灵力稳固修为,准备一会儿杀出去。

    可就这样运转着,楚风突然感觉丹田一热,大量的灵力从丹田涌出,迅速推动楚风开始强行修炼。

    楚风又一次疑惑了起来,不过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一股强烈的疲惫感又侵入了楚风的身体,这令楚风更疑惑了,他又没有运转极尽升华去战斗,怎么会如此疲惫?就这样,楚风维持着清醒没有昏睡过去,可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躯体,于是他的身体如同成精一般,自己修炼了起来,而且速度奇快!“嘭!”

    不久后,楚风体内又喷薄出一股气浪,此刻的他竟已迈入聚灵境界,实力跨度很是夸张,刚才的疲惫感一扫而光,他体内的异常也终于停止了下来,楚风赶忙运转心法,稳固修为。

    “我去,陈兄你又突破了?”

    爨一在一旁惊讶至极,想不明白这里灵力又不充沛,怎么会突破这么快。

    过了许久,楚风睁眼,他想起来曾经跟项波在铸剑山庄杀青狼时,他冲动的把灵力提前消耗了很多,结果后在灵力枯竭时,丹田也涌出了灵力,而且跟现在一样伴随着沉重的疲惫感,想来想去,楚风觉得这应该是最早被自己吞下去的戒指吧。

    曾经楚风刚见到陈姬瑶时,陈姬瑶给那五个长老说戒指认楚风为主了,现在看来不假,本都快忘了,结果现在才发现这东西似乎挺宝贝的,不然天禁宗那五个长老也不会这么在意。

    “陈兄,你是不是睡着了?”

    爨一见楚风久久不说话,便问了一句。

    楚风刚准备回答爨一可脑袋里却突然混乱了起来,弄得楚风意识全无,待平静下来时,楚风发现自己脑里多了一段功法,是专修聚灵境界的,此时他才突然明白白千屠为什么不给自己传授修行功法了,原来他娘给他的功法在修炼完一个阶段后会自动浮现出以后的内容!这水下才过了半个多时辰,可楚风去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走,我们在水里待的挺久的,水上面应该差不多了,我们杀出去。”

    楚风开口。

    “好好好,虽然这鳄鱼胃里水不多,不过太窄太臭了,而且我也快断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