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前辈,这是您的邀请函。”

    很快,手续办完了,那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负责人,将一份烫金的请柬双手奉上,“请于比赛当天,持此函到场。”

    陈耀东接了过来,翻开一看,见上面写着邀请他参加此次宫廷大比,旁边还有比赛的时间和地点。最下面,是一个大印,能看出是一个雷字。

    东齐的皇室,就是雷姓。显然是代表皇室的私章。

    “这份请柬拿出去卖,应该也值不少钱吧。”

    他看着这份精美得堪称艺术品的请柬,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手将它合上,放进了背包里。

    “恭送前辈。”

    陈耀东刚要起身,那人已经站了起来,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

    同样是报名参加比赛,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他心中有些感叹。

    在南楚参加青年武道大赛的时候,工作人员也算客气,但是跟眼前这人比起来,真的差远了。

    就算后来他展现出大宗师的实力,也没见那些人这么礼貌过。

    不得不说,两个国家的风气,差别真的很大。

    他进来的时候,这个部门里的人碰到他,就闪到一边,大气也不敢透的样子,与其说是恭敬,还不如说是敬畏吧。

    不过,这个部门是宫廷处,是伺候皇帝的部门,似乎也能理解,毕竟伺候人伺候惯了,腰杆子硬不起来。

    陈耀东走出大门的时候,身后的人还在深深行礼。

    办完这件最重要的事情后,他就直接回家了,抓紧时间练功升级。争取在大比之前,让实力更进一步。这样,去救人才更有把握。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陈耀东除了升级练功,还会登上传奇竞技场,匹配几个人间绝顶来练练招式。

    夜晚,他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一看时间,马上就十点整了,拿起手机,酝酿了一下,进入了第三个副本。

    场景一变,又出现在那个洞穴中。

    转头一看,身旁正是眼中含羞带喜的林若楚,陈耀东心中被勾起久违的火热,一时间,什么网恋不靠谱之类的念头,统统抛到脑后,握住她的软软的手。

    他看林若楚挺顺眼的,性格也不错。既然她明确地表示出对他的好感,这都不上,还是男人吗?

    至于现实的问题,其实不用考虑太多。他现在才十七岁,又不是三十七,想那么多干什么。

    “为什么来这里?”

    林若楚脸色有些微红,轻声问道。

    “为了练功。”陈耀东解释道,“我有一个亲人,被困在一个地方,我得想办法去救她。”

    他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谈恋爱固然重要,但是救云茗才是第一位的。

    林若楚闻言说道,“她被困在哪里?也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这件事,有些麻烦,我不想你卷进去。”

    陈耀东委婉表示了拒绝,要去幽冥大世界救人,说不定会对上圣阶级别的存在,现在的他都没有任何把握。更别说她一个通玄初境了。

    “嗯。”林若楚应了一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

    这时,那个原始人出现了。

    林若楚一挥手,将它给冻结了起来。

    “你真的只有十七岁吗?”她突然好奇地问道。

    “对啊。”

    生理年龄,确实是十七没错。

    “感觉不太像,我见过的十七岁的男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

    这时,原始人身上的冰开裂了,她再一挥手,又将它冻了起来。

    “就是有点少年老成吧。”陈耀东说着,一记罡元激射过去,击中原始人的眉心,冰屑纷飞。

    “说实话,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以前也没见过。温柔又有主见,善解人意又不做作。”

    林若楚轻笑一声,说道,“我还以为你是块木头呢,没想到,也会说好听的话哄人开心。”

    原始人身上的冰再交裂开,皮肤变得赤红,眼看着要进入暴走状态。她手指一弹,第三次被冰封起来。

    陈耀东好歹也是身经好几战,就算原本是钢铁直男,也历练出来了,“我可没有哄你。”说着,又是几记罡元飞出,将原始人眼睛射穿,庞大的身躯砰的一声,砸在地面上。

    …………

    两个小时后,陈耀东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现实中,脸上还有些不舍。在副本里的这一天,过得实在太快了。感觉嗖的一下,一天就过去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上一次,还是在地球,跟着那个女钢琴老师学琴的时候。不同的是,当时那个女老师对他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这次却是林若楚主动跟他表白。

    一边谈恋爱,一边打怪,感觉还真的挺不错的。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在游戏里找个老婆。

    他回味了一会,就退出了游戏。将那五枚仙元石摆了出来,摆起架势,练起了惊蛰功,很快进入了最深沉的睡眠。

    …………

    第二天一早,陈耀东醒来后,再一次来到上次那座公园,不过这一次换了一个位置。

    这片林子挺大的,涵盖了一座山丘,他到了山丘的另一侧。

    镇岳三十六式和灵犀剑,来回练了几趟后,他突然停了下来,望向一边,就见到上次那个年轻走了出来。

    陈耀东刚才练功的时候,就分出一丝心神,留意着四周。这一次,在对方靠近的时候,终于提前察觉到了。

    那年轻人主动说道,“我自幼学剑,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剑会友,见识天下间精妙的剑法。上次一别,事后想来,总觉得有些惋惜。没能跟阁下切磋一下。”

    “抱歉,我不跟别人切磋。”陈耀东直接拒绝了,他可没那个闲情。

    虽然不清楚这个年轻人的真正实力。但是他既然敢提出切磋的要求,起码也有大宗师的修为,说不定是人间绝顶。

    如果是前者,那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如果是后者,光论剑法,肯定是比他强。切磋没有任何意义。

    陈耀东说完,转身就要走,就见眼前一花,那年轻人已经挡在前面,诚恳地说道,“还请阁下成全。”

    这一下,对方的修为终于暴露出来,正是大宗师境界。

    陈耀东眉头一皱,正要开口,突然心中一动,改变了主意,说道,“要切磋也行,不过……”

    “阁下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那个年轻人果然上道,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

    “五十万。”陈耀东提出了这个数字,多少有让他知难而退的意思。

    那年轻人目光微微一闪,似乎有些诧异,随后道,“好。”说着,拿出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马上送五十万现金过来。”

    陈耀东见他答应得这么干脆,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

    切磋一次,就能赚五十万,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要不然,自己干脆转行当陪练算了。也不需要五十万,有个十万八万就成。

    “请阁下稍等。”那年轻人挂了电话后,说道。

    几分钟后,就见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提出一个皮箱过来。

    “给他。”年轻人说道。

    陈耀东接过皮箱,打开看了一眼,确认里面的钱是真的,就将它合上了,将皮箱随手一放,抽出了帝楚剑,说道,“来吧。”

    “在下齐映锋,请赐教。”年轻人揖手为礼。

    “王动。”陈耀东也报出现在的名字。

    齐映锋出剑了,他手中的长剑泛着寒光,显然不是凡品,一剑使出,剑光森然。

    陈耀东已经不是刚学剑那会的初哥了,从这一剑,就大致判断出对方的水平,比贺三稍差一些。

    以他的年纪来说,有这样的剑法修为,已经算得上极为出色,称一句剑道天才也不为过。

    陈耀东使出一记灵犀剑迎了上去,恰到好处破掉了对方这一招。

    “好。”齐映锋目光一亮,剑招一变,手中的长剑仿佛化为了一道剑网。

    陈耀东不慌不忙应对着,眨眼间,两人已经对了十来剑,打得有来有往,平分秋色。

    既然收了人家那么多钱,他也不好意思太过用力,总要让人家觉得这钱花得值,对吧。

    上百招过后,齐映锋已经换过了好几套剑法,一开始还压着修为,打到后面,不知不觉,已经用出了全力,只见剑气纵横,将周边的树木刺得千疮百孔。

    陈耀东始终是一套灵犀剑,显得游刃有余。这段时间,在竞技场内,跟众多人间绝顶磨练剑法,收获是巨大的。

    其实,以他的硬实力,任何一名大宗师,就算剑法修为在他之上,想胜过他也非常困难。

    齐映锋的实力,在大宗师里,算得上不错了,当然,也就是不错而已。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两百招后,齐映锋剑法再变。

    “咦?”

    陈耀东心里却是一惊,对方使的这门剑法,他再熟悉不过,正是林若楚曾经用来跟他切磋过的林氏剑法。

    这个齐映锋怎么也会?

    心中虽惊,他脸上却不动声色。又过了四五十招,他确认齐映锋确实学全了这门林氏剑法,并不是只会几招。

    陈耀东觉得差不多了,找到了对方剑法的一个疏漏,一剑点在他的手背上,收了回来。

    齐映锋停下手,怔怔地看着手背上那个红点,叹息道,“我输了。”

    “承让。”陈耀东客气一句,问,“冒昧问一下,阁下是哪个门派的?”

    齐映锋道,“我是神武阁弟子。”

    神武阁,难道,林若楚也是神武阁的弟子?

    “那,我先告辞了。”陈耀东没有追问那套剑法的名字,免得引起怀疑,这个叫齐映锋的男人,一看就不简单。还是多留一个心眼为好。

    PS:求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