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近身狂婿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叫阿姨!
    楚云依旧沉默着。

    他知道,一个能让真田木子都如此推崇的人。必定是在东京城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按道理来说,楚云应该不假思索地答应。

    可他却犹豫了。

    因为他不想卷入到真田木子的阴谋算计当中去。

    他之所以配合真田木子做这场戏。仅仅是为了报答她赠送的那些东西。减缓了他身体以及心理上所承受的折磨。

    “楚先生。我知道您此刻的内心,一定有所犹豫和迟疑。”真田木子缓缓说道。“但这个人,我非常建议您去见一见。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此人算是您的一个故人。”

    “故人?”楚云微微挑眉。

    他面露困惑之色。

    楚云的记忆力是非常惊人的。

    他很确定自己在东京没有任何熟人。也不曾留下过任何蛛丝马迹。

    要说有故人,太扯淡了。

    他已经准备拒绝了。

    “原则上来说,是你母亲的故人。”真田木子耐人寻味道。

    楚云闻言,到了嘴边的拒绝被咽回去。他点点头,起身道:“好。我去见。”

    二人离开真田府邸。

    在真田木子的引领下,楚云来到一栋曲径通幽的别墅门前。

    比起真田府邸。这栋别墅规模小了许多。但防御系统近乎达到完美。莫说是寻常杀手,哪怕是强大如楚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闯入,也绝对瞒不过隐藏在别墅附近的高手。

    “楚先生。请进。”

    真田木子微微抬手,态度一如既往地从容。

    但对于这栋别墅,又或者说住在别墅内的主人。真田木子似乎颇有些忌惮,甚至敬畏。

    在东京城,能让山川组首领忌惮的人,已经非常少见了。

    但今晚,母亲的这位故人,却明显带给真田木子不小的负担。

    “真田小姐。”

    楚云一边朝门外走去,一边好奇地问道:“你从我来到京东城的当晚就找上我。并且提供帮助,给予便利。”

    顿了顿,楚云偏头看了真田木子一眼:“这一切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别墅主人的意思。”

    真田木子犹豫了下,点头又摇头:“都有。”

    楚云点头道:“明白了。”

    二人一路畅通地进入别墅。没有遭遇任何盘问或者阻拦。

    除了一名绅士儒雅的中年男人带了一段路,一路上,楚云甚至不需要和任何人打交道。就很成功地进入了别墅主客厅。

    客厅内的装修风格奢华而大气。颇有几分宫廷的韵味。但客厅内却空无一人。

    茶几上的香茗,已经煮至沸腾。

    一股清幽的淡香,弥漫在空旷的客厅之内。

    正是从真田木子那重金购买的定魂散。

    “楚先生。您母亲的故人应该就在楼上的厢房。”真田木子缓缓坐在客厅沙发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就不陪您上去了。”

    送佛不送到西吗?

    楚云微微一笑,点头道:“真田小姐喝杯茶,我一会就回来。”

    真田木子端起茶杯笑道:“多聊会也不错。”

    楚云说罢,转身朝二楼走去。

    别墅内的装修设计匠心独具。处处见真章。一看就是出自大家手笔。

    楚云一路走来,直至来到走廊尽头。他那颗勉强能够保持平稳的心,才稍微有些异动。

    这两天,在定魂散的帮助下,他心境已经好转了许多。也不似早些时候那般躁动不安。此刻即将面对厢房内那神秘且强大的大人物。楚云心情颇有些紧张。

    又是一个母亲的故人。

    第一个,是自诩天下无双的老和尚。

    那这第二个,又会是什么人物呢?

    值得连真田木子都如此敬畏有加?

    咚咚。

    楚云敲响了房门。

    声音不大不小,却很有节奏。

    “进来。”

    门外传来一把独特的嗓音。

    优雅中,带着庄严。

    和蔼中,又有几分肃穆。

    甚至,光听这把嗓音,楚云还能体会出神秘与强大。

    这是一把令人回味无穷的嗓音。

    而且听嗓音,年龄应该不会太小。至少比楚云成熟稳重。

    咯吱。

    楚云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扇古色古香的屏风。

    绕过屏风,内堂颇大。茶桌旁坐着一名看似慵懒,举手投足间却充满威压气势的女子。

    这绝对是一个拥有女王风范的女人。

    看模样,应该三十出头的样子。

    绝美的雪白肌肤上,仿佛散发出光晕。

    她就这般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手旁还放着一本质地古朴的医用书籍。直至楚云进入,她才缓缓放下。抬眸望向楚云。

    “你走近一点。”

    女子微微摆手,示意保持了一段礼貌距离的楚云走近。

    楚云闻言,心中有些困惑。却并没有拒绝这个浑身充满矛盾因子的强大女人。

    楚云依稀能够感受到,这个女人对自己是没有敌意的。

    至少在眼前这样的环境下接触,楚云是如此认为的。

    但不论如何,他还是走近了几步。

    一股清幽的淡香从女人身上传来。他已经不确定这究竟是定魂散的味道。还是女人身上的体香。

    上下打量了近三分钟,女人慵懒而端庄的绝美脸庞上这才掠过一抹浅笑。摆手让楚云坐在她的对面:“这几日,你的心情有没有好转一些?”

    “好多了。”楚云点头。

    莫名的,楚云有些拘谨。

    也不知是女人给他的压力太大。还是在他的内心,已然将眼前的女人与姑姑归成同类人了。

    “入魔不是小事。”女人轻轻摇头,似乎比楚云更加重视。“稍有差池,你这辈子就废了。”

    “我会努力摆脱困境。”楚云坦诚说道。“坦白说,我还没有活够。”

    “你当然没有活够。你才二十多岁。”女人眉头舒展道。“你必须长命百岁,熬死你母亲的敌人。”

    楚云愣了愣。觉得女人说的这番话颇有些幽默。

    迟疑了片刻,楚云轻轻看了女人一眼。缓缓说道:“我有个唐突的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问。”女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您是东京人?”楚云试探道。

    女人的华夏语,说的比大部分华夏人还要流利标准。让她去当央视主持人都没有问题。

    可她身上的独特气质,包括那一言一行,却让楚云觉得,她应该不是华夏人。至少没有华夏血统。

    面对楚云的疑问,女人莞尔一笑,点头说道:“是的。我是地地道道的东京人。”

    在这座城市,谁都可以不是东京人。但她,一定必须是正统东京人。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您?”楚云语态平和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与女人谈话的短短过程中,楚云的内心竟得到了极大的安宁。

    他很确信,这不是定魂散发挥的作用。而是女人的独特气息,带给楚云安抚。

    “称呼?”女人似乎停顿了下。随即莞尔笑道。“不如,你就叫我阿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