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兵王弃少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凌文勋来电
    凌飞和易轻舞不断讨论,却又讨论不出个头绪来,有一种陷入怪圈的感觉。

    人总是如此,对于一个问题的研究不断深入会逐渐生出思维误区,好像是钻了牛角尖一样,卡在里面不出来,反而更难想到办法了,这便是当局者迷的原因。

    “时间也晚了,轻舞,你是在这里睡,还是回家?”

    凌飞道。

    易轻舞美眸微微一睁,在这里睡?

    凌飞好像也是意识到自己的说法错误,忙道:“我是说,这里房间很多,可以在别的房间睡。”

    “怎么,你难道还打算让人家和你睡?”

    这时夏娃冷冷的声音在门口传来。

    凌飞干咳一声:“怎么可能。”

    易轻舞淡笑着起身:“也好,回去太费时间,那么轻舞就叨唠一晚了。”

    夏娃笑道:“那就由我这个东道主领路了。”

    “有劳了。”

    “你肚子那么大,小心点!”

    凌飞唤道。

    “要你管。”

    夏娃才不理会凌飞说的话,带着易轻舞出去。

    两人离开后,凌飞面色重新变得沉着,缓缓闭上眼睛,开始分心二用。

    一边练起归一决,一边思索着该怎么解决眼下局面。

    嗡——        不知多久,凌飞的手机震动。

    他睁开了眼,伸出自己能够活动的左手,将旁边的手机拿起。

    看到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凌飞沉吟片刻接通。

    “喂。”

    凌飞语气低沉。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你是谁?”

    凌飞问道,“不说话?

    不说话我挂了。”

    “上次的蛋糕好吃吗?”

    电话那头传来带着些许沙哑的男声,声音很是磁性,却带有些许沙沙的感觉。

    “嗯?”

    凌飞一怔,想到了他的生日。

    那天是易轻舞生日后的晚上,他和唐娉婉回到二环的家里时收到了一个蛋糕!说是祝他生日快乐。

    “那个蛋糕是你送的?”

    凌飞心中浮起怪异之感,“你是什么人?”

    当时这个人还说可能他是唯一记得凌飞生日的人了。

    想想也确实,除了他,凌飞自己都不记得生日了。

    为什么记得?

    是否有渊源?

    似乎只有了解自己在凌家过往的人才有可能知道!但是,凌家的人对他的几乎都是恶意,谁有这样的善意?

    他记忆中根本没有。

    “你见过我。”

    男人语气悠悠,带着几分神秘的意味。

    凌飞也觉得声音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

    上次他生日时接到这个电话也觉得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

    男人也没准备让凌飞猜测,笑了笑道:“濠江赌场,我们见过。”

    凌飞恍然,难怪觉得声音熟悉,原来是他啊,那个邋遢男人!当时他还要特意放水让自己,实际上凌飞不用他让也能赢。

    “是你啊,你到底是谁?”

    凌飞追问。

    如果说他知道自己的生日,证明在濠江赌场之前就见过自己,那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可以叫我……三伯。”

    凌文勋缓缓道。

    凌飞眉头一挑,他就是传闻中的凌三爷?

    可是,为什么连凌文渊都不记得他的生日,反而凌三爷记得?

    这不合常理。

    “你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凌飞沉声道。

    “伤势如何?”

    如果是旁人凌飞肯定不予理会,只是,上次的生日蛋糕让他对这个男人有着几分好奇,几分好感。

    他答道:“还行。”

    “接下来的形势对你而言很不利,以你的才智应该也明白重点问题就在这几天吧?”

    凌文勋道。

    凌飞皱眉:“你特意打电话过来到底想做什么?”

    “我会让凌家收回原先的命令,帮你拖过这几天。

    几天后命令肯定会照常,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

    这是我帮你拖过这几天的代价,你要好好把握。”

    凌文勋道。

    凌飞一怔:“为什么要帮我?”

    他没法理解凌文勋的行动,为什么帮他,出于什么样的理由?

    “……接下来你只要联盟诸大世家,让自己的盟友变多,你越强大,莫家越是伤不了你。”

    凌文勋没有回答凌飞,继续道。

    “我说,为什么帮我?”

    凌飞再次问道,语调也变得高了些。

    “你在濠江赌场那一次,就让很多世家欠了你人情。

    中医大赛那次也是让不少医药世家欠了你人情,由他们入手进行谈判更容易。

    虽然他们可能会顾忌莫家的强大,但在你度过前几天的危机后,你的谈判筹码也……”        “我说,为什么帮我,回答我!”

    凌飞语调更高,喝了出声。

    凌文勋那头沉默了,良久良久都没有开口。

    凌飞也没说话,等着对面的回答。

    “你应该是我的孩子。”

    “什么?”

    凌飞整个人都傻了,“你说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确是老四的孩子。

    我的意思是,如果没出那个意外,你的父亲会是我。”

    凌文勋苦涩,如果说他当初没去出差,很可能就不会发生那种事,她也不会意外怀孕。

    就这么稳定发展下去,她只会是自己的妻子,生出的凌飞不就是自己的孩子吗?

    凌飞面色沉着:“什么意外?”

    “……你父亲醉酒乱性之事。”

    凌文勋咬着牙说出来,这件事对他而言是莫大的伤害,“如果不是这件事,我会和你妈妈在一起,你应该是我的孩子!”

    听到这里,凌飞彻底明白了。

    原来,曾经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难怪莫名其妙会帮他……        “呼呼呼……”凌文勋喘着气,这几句话说出来,让他心中情绪翻涌,很是难受。

    凌文勋抓着酒瓶站起,脚步虚浮走到了窗台前,横腿坐了上去。

    仰起头,将酒瓶塞入口中咕咕咕往下灌。

    “你,想听故事吗?”

    凌文勋凝视着天空的弯月道。

    凌飞心中暗叹:“说吧。”

    凌文勋望着幽幽明月,刚要说出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那段故事充满美好,也充满痛苦。

    凌文勋很讨厌当时的自己,冲动却又懦弱,在该勇敢时软弱,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

    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这涉及到了他,凌文渊,袁淑仪,凌老爷子,凌家门风各种各样的问题。

    凌飞听了半天也没听见凌文勋的开口,他叹了口气:“我已经听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