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楼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金灿灿的1998 > 第400章 如此美貌
    “那你和你丈夫也挺厉害的,你比我姐小吧?都能够自己赚钱了,她却一天到晚在家吃我妈的软饭,还天天嫌弃我和我爸,觉得我们占了她天大的便宜一样!”

    唐元康平时在家和唐元馨的关系可不算好,时不时地为一些小事儿就吵架打闹的。

    “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这不是没有父母帮我操心,只能自顾自的了!还是你这小子幸福,小小年纪就不缺吃不缺穿的!”

    金灿对于别人的幸福,倒也不羡慕,毕竟她现在拥有了新的家人,新的家庭,就意味着她已经拥有了幸福,用不着去羡慕别人了。

    “我幸福是幸福了,天天吃好的,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回我们家去啊!”

    到底是小孩子,唐元康对于金灿还是好客的,就想多一个姐姐,那家里的姐姐肯定就没有心思欺负他了。

    他的这一招祸水东引也是妙极,听得金灿都有些佩服他了,年纪小小的,小心思可不少,看来唐元馨想要欺负他也难了。

    而且是一年比一年难,毕竟他在一年一年地长大,小心思就会变成大心思了。

    “我可不去别人家,我们自己有家,我们家在内地,不过我和我丈夫在港城也买了一栋别墅,以后还是会偶尔来港城住住的。”

    金灿知道以后来港城的机会还是非常多的,毕竟她就是一个喜欢淘宝的人,要是在国外留学时淘到了不少宝贝时,少不得带回港城来了。

    “金灿,你们在港城的别墅是不是山顶那一栋刚刚移民加拿大的王家人手里的别墅啊?”

    唐娴雅看儿子和金灿说得高兴,还非常奇怪,要知道她这个儿子可是非常早熟的人,而且异常聪明,却和唐元馨一直相处不好,时不时就吵架打架的。

    倒是和金灿虽然偶有吵嘴,但是氛围却意外的和谐。

    难道真的是父系姐弟,关系更加亲近一些吗?!

    “应该是的吧,不过我们找的是中介,我们不管过程只管结果,现在那栋别墅是属于我和灿灿的就行了!”

    徐清玄的话一说完,唐元馨就抢话道:“天啊,徐清玄啊,你好生厉害,年纪轻轻地就在港城置了产,这里你们一年到头可能也来不了几次,那你们在内地置的产不更多了?”

    徐清玄直接不搭理她了,直接帮着金灿夹起菜来,“灿灿,你海鲜就不要吃,或者尽量少吃一些,这些天我们尽去吃海鲜了,这玩意儿连着吃,吃得多了也腻得慌!”

    “好啊,我看这牛肉粒不错,虽然芥末有些冲鼻,但是却和牛肉粒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味道还真的非常特别。还有这鱼翅灌汤饺也不错,非常鲜。”

    金灿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吃饭,一向吃不了多少,就吃不下了。

    而徐清玄呢,胃口一向很好,不管和他坐在一起的人是谁,他都能吃得好,只要那桌上的菜色符合他的心情就足够了。

    “徐清玄,你,你怎么不理我了?你这样会不会不太礼貌啊?”

    唐元馨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忽视过,对徐清玄就越发看重了,就想让他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看。

    和金灿好好比较比较,哪个人更加漂亮一些!

    是的,唐元馨是真的漂亮,光是外形就足够去参加港城小姐选拔了,不过,到底是大家小姐出身,她妈是不可能同意她去抛头露面参选的。

    如此美貌,唐元馨一直引以为豪的,却没想到徐清玄连个正眼儿都不给她。

    “唐元馨,你可不要给脸不要脸!我的丈夫不想搭理你,你还上赶子来找他说话,你是何居心啊?看你一把年纪了,还想老年吃嫩草?!”

    而金灿就更加生气了,当着她的面就行引诱之事儿,唐元馨还真的是不要脸不要皮的。

    “我哪里老了!?”唐元馨一不小心就中了金灿的计,她这样一问,可不就承认自己想吃嫩草儿了!

    金灿看着她直接冷笑道:“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可是亲密的紧,你想要抢走他都是不可能的,你可是白费心机了!”

    唐娴雅对于女儿的表现也非常失望,她太过急色了,“元馨,赶紧的,跟金灿道歉,你只是看小徐长得好,多看几看罢了,可没有别的心思!”

    “我就算有心思又怎样啊?现在这个社会,结婚可代表不了一辈子!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

    唐元馨的亲爸张加任是唐娴雅的第一任丈夫,是她的大学同学,就是因为喜欢她,当了上门女婿,后来才清楚这样的女婿可不好当,最让他伤心的是唐娴雅竟然在生下女儿没有多久就移情别恋了。

    还直接跟他离婚,和她新看上的男人结了婚。成了前夫的张加任直接得病而亡。

    张加任没了,唐娴雅又伤心起来了,没过几个月就和第二任丈夫过不下去离了婚。

    不要看金多海是她的第三任丈夫,但是她的男人可不只这三个,在金多海之前,她没有再婚,一个人带大唐元馨,却时不时交男朋友之类的。

    就算和金多海再婚了,她在外面的那些男朋友却没有断过。

    还是怀上唐元康,生下他之后,唐娴雅这才收心养性起来。

    因为她一直忙着谈各种恋爱,忙着家族生意,唐元馨不知不觉间就长歪了,她想纠正过来时,才发现已经晚了,她的思想已经定了形了。

    而金灿听了唐元馨的言论,直接笑开了花,“我看我啊,不是看上了我丈夫的脸,就是看上了他的钱,总之不是看上了他的人!毕竟才第一次见面,你不可能就爱上了他,还爱得死去活来的,要是真爱上了他,你还真的是个笑话!”

    如此容易就爱上人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

    “怎么办?徐清玄,我,我感觉我真爱上你了,我看到你时,心就跳个不停,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呢?!”

    当然,金灿是如此想的,但是唐元馨却不认可,她经金灿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还真有可能是一见钟情了。